蕭彧

就這樣再見好了 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


「是个写手」✏️
BG*BL*GL都吃✔️
学生党唔🌝暑假开坑🌚不)
可以叫我萧彧www (或者鱼酱喔

「魔all」「佣all」
我是个佣吹。
❗️除了杰佣 不接受任何佣受❗️
开学周更或者双周更✔️
喜欢看太太们的作品。一只咸鱼没错了





第五ID:萧彧超爱奈布的

坐标上海 虹口区某地

薛之谦明天在我家旁边开演唱会!

他现在在彩排【狐狸】

我开心死了


诸位
欺诈组发糖啊啊啊啊啊啊
我要死了天呐太棒了啊啊啊啊
我爱你皮皮官方!

急急急

第五出Bug了?为什么现在登不上去啊啊啊。而且我还变成新手了。

关于加强,和很多人不摸奈布的唠嗑-

“我为你们付出,保护你们。用自己的身躯掩护你们远离炮火利刃。有一天我累了,我不再那么勇敢,那么坚强。你们却又说我,无视我,抛弃我。我很累了,但我又不能死。我就是牺牲品,一个牺牲品,无法逃出庄园的肉盾。”

“我本该如此。”

杰佣摆渡人设定
摆渡人杰x灵魂奈
最近会写
据说图片就有人看了呢

我爱原著

【杰佣】No explanation.(1)

暂时没有杰克

1.
早早的叫了马车,用自己不算宽阔的肩膀担起行李,你开始了你的旅途。
一路上都很无聊,你除了睡觉就是看书,然后看着秒针一点一点移动。
马车夫是个不错的人,很大大咧咧,一路上都在说着自己家的事情。你是没有什么兴趣听的,你要好好想想庄园的事情。
“我爱人是一名花匠,她特别喜欢花朵,现在我们在攒钱——我要给她换一个大点的店铺。”马车夫兴高采烈的挥着马鞭,一边吹着口哨,一边跟你说。
“嗯。”你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,只好用嗯来糊弄过去。
“那么你呢年轻人?”他似乎没有察觉到你的不耐烦,依旧兴致勃勃的说。
“雇佣兵。以前是。”你沉闷的说,余光看到了马车夫惊愕的表情。
“哦先生———不,我是说,你是一名佣兵?”他勒马,转头看向你。
“不错,”你吸了口气,又加重语气,“我是一名佣兵。”
他沉默了。他挥动马鞭,继续旁若无人的赶路。
但你是一名接受过训练的佣兵,看他那微微颤抖的手臂,额上细腻的汗水。还在瞥你,随时准备弃车而逃的样子。
习惯了。你把额头靠在车窗上,让冷风吹拂你发热的脑袋。
所有人都惧怕雇佣兵,把他们视为吞噬金钱的杀人怪物。他们没有信仰,是金钱的走狗。
没有人会关心佣兵的伤口有多深,经历过什么。他们遭受的一切,都是理所当然的,不是吗?
你无意的轻笑一声,一路盯着路边的野玫瑰。它们在烈日下逐渐枯萎,一生都无人欣赏。等它们死亡的那一刻——哦,谁又知道它们存在过呢。
你或许是个没追求的人,你要活着,再要生活。
你闭上眼睛,昏昏睡去。





下午应该会更一篇七夕甜饼
不说了和宝贝玩去了

【杰佣】No explanation.(1)

【杰佣】No explanation.(1)

拖了很久的党费✔️
本篇库特出没,无cp向。
糖刀皆有?不确定看后期/
欢迎佣吹进入/
时间轴和bug请忽略谢谢/
本篇没有jio克



“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怎样都可以。但我只要望她一眼,万般柔情,便涌上心头。”
《洛丽塔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.
你依稀记得你在接受到那封古怪的邀请函的那个夜晚。夜雾很浓,小巷里没有人,或许都窝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吃饭聊天,享受晚上其乐融融的快乐。那时你蜷缩在床角,裹着被子,独自忍受水土不服和旧疾发作。你虚弱到连桌子上的白兰地都拿不动,然后你靠回忆着战役里你和库特——那个自诩为冒险家的士兵在晚上谈论着战争结束后的打算,勉强支撑自己渡过这个夜晚。
“我要去冒险!像哥伦布那样发现新大陆,”谈到冒险这两个字,库特眼中就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似的,“你说,我会成功的吧!”
“我的话,或许会去伦敦,那里很安静,一定很美好。”你淡淡的说,像是在应付什么。
“别骗人,你根本不想去,你眼睛里可没有渴望!”库特拍了你的头,像是发现了秘宝的孩子一样,快活的说。
哦真可笑,渴望?他把眼中那种捉摸不透的东西称为渴望?军里所有人都知道他葫芦里有什么药——只是不说而已。你觉得好笑。
呼啸的风把你从往日回忆里拉扯出来,你抬头望了望天空——黑色的,而且毫无边境。
现在你在伦敦,你开始羡慕库特说的“渴望”了。
在伦敦的日子太平淡乏味了,至少对你来说。
从上次那场战役结束后,你就迁居伦敦,这座雾都。潮湿的空气,丰富的物资,各种社交活动———这座城市给了你它能够给的东西。你又不缺钱,不缺朋友,甚至只要愿意,连一个爱人也不少。你应该满足的,你享受到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。
但你想要其他的……比较有意思的?
是什么呢?
多日思索,你甚至把自己锁在房间里(后来被他说是精神变态)也终究没得出答案。你最后求助老友。
他听后戏谑的说:“老兄,你还不满足。我可没见你这么文艺,还尽想些哲学问题。有这时间不如去找个小女朋友。
“呃,或许吧,但我总觉得少点什么。”你向他哑笑到,低声说着。
你终究不习惯像老友那样所谓的上等人生活:参加各种名流举办的聚会,谈一场恋爱,结婚之类的。太单调了,这让你很不舒服。相比现在安逸的生活,你愿意闻到炮火的味道——它比安逸的生活跟让人安心。
或许我是一个天生的下等人吧,你想,继续蜷缩在床脚,浑身上下传来刺痛。
“妈的,连睡觉都睡不了。”你低声咒骂着自己浑身的旧伤。愣愣的望着自己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弹痕。
老友看到的只是你洒脱不羁的一面,谁又能看到这些早上被刻意包裹的伤痕。
那么,谁又能指引你呢。
你稍微缓了一会儿,下了床,烦躁不安的拿起桌子上的白兰地,直接往嘴里灌。
“呼………还是它最能止痛。”随手抄起一堆报纸,胡乱翻着。
一封好看的信件混杂在油腻的报纸中间。
信?你皱了皱眉头。谁会给你送信?你在伦敦没几个朋友。
接下来你就理所当然的拆开来看了,然后目光就被信件中写的最为花里胡哨的“兴趣”两个字所吸引。
不错的样子,或许可以尝试。这样想着,你重新躺回被窝,等待黎明。

-T.B.C-

党费的预告吖
预计两三天后会发的!
是杰佣!
努力码文.jpg